雍和宫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何承刚文学作品文艺作品选三十九 [复制链接]

1#
北京中科白殿疯眞棒河套的黄土屋蹲点的村里要进行危旧房屋改造,决定保留一栋黄土屋留做纪念,这是一个明智之举。

对于河套人来说,黄土屋才是忘不掉的乡愁。还记得童年时盖房的情景:建材是用当地独有的红胶泥、经石头磙子碾压瓷实后,用铁锹裁成四四方方的土坷垃。工人就是义务帮忙的左邻右舍,有技术的砌墙,有体力的搬土坷垃、铲泥。最有意思的是夯基础,八个或十个甚至是十二个健壮的男劳力抬着巨大的石头夯器(我们方言称"e"),一个嗓门嘹亮的喊号人唱着曲调雄壮、高亢响亮的号子,抬夯人“嗬嗬嗨呀”地齐声和着,协调一致地把石夯抬起,一下一下把地砸的山响,村里人都围拢来观看这壮观的场面,特别是我们一帮孩子,嘴里情不自禁地跟着他们一起哼着号子,心里羡慕着,希望自己早一点成为喊号人或抬夯人。大家像给自己家干活一样不惜力气并成为一件快乐的事情,主人把提前一年就开始积攒的细粮、油肉倾全部招待了帮忙的乡亲。黄土屋就这样在纯朴的民风和暖暖的乡情中建造起来了。

由土坷垃砌起来的墙非常厚实,至少要抵现在砖墙的两倍厚,因此有冬暖夏凉的功能。特别是屋里的一盘大火炕,灵巧的河套母亲用米汤、豆油等把泥土炕面浆出明亮鉴人的光泽。在寒风吹彻的冬夜,厚实的土墙抵挡着严寒,火炕散发着长久的温暖;在酷暑肆虐的夏日,黄土屋为当午挥汗的主人奉献着一片凉爽。在艰难贫困的岁月,黄土屋就是上天赐予河套人的生命依托。

我相信,但凡河套儿女都有黄土屋的情结,黄土屋在酷暑严寒中为我们放大了凉爽和温暖,在贫寒困苦中为我们放大了满足和幸福。虽然我们今天住进了高楼大厦,但心中永远有一座不倒的黄土屋。

磴口夏日瓜香飘

夏迈着热烈的脚步,满脸灿烂地走向磴口的深处,是不小心踢翻了哪个花仙子的香水瓶吗?忽然空气中飘溢着芬芳的香味,这时满大街累累的瓜果才让你一下子意识到,哦,磴口的瓜熟了,又一个甜蜜的季节到来了。

磴口真是老天厚爱的瓜乡,乌兰布和沙漠极富个性的气候条件加之黄河水的滋润,让磴口的瓜在瓜世间中高傲地鹤立鸡群。

就说西瓜吧,全国各地到处都有,可是那种吃在口里的瓤沙汁甜,那种吃在肚里的舒爽无限,没吃过磴口的西瓜你真没有发言权。再说那香瓜,早早地就抢在众瓜之前上市,匆忙中还带着田野的泥土和晨曦中的露珠,脆生生地咬一口,甜中带香醉了你的心肺。如果你对磴口的瓜还不信服,那么你就尝尝华莱士吧,这真是瓜中皇后,她的味道融汇了百花的芬芳百果的香甜,独特的味道任何瓜都无可比拟。这还不算,她更独特之处在于只选择在磴口这片热土生长,引种到其他地方也就失去了她独特的味道,真是贵族气十足呢。

磴口人为自己的瓜引以自豪,每到这个季节,邀请客人的口头禅就是:来磴口吃瓜吧。不过,你得多个心眼,吃过磴口瓜的人早已垂涎欲滴,就等你这句话一说,他就赶紧的毫不客气地来了。关键是不管吃过还是没吃过磴口瓜的人,他来了吃一口就会上瘾,吃了这种还要吃那种,吃了今天还要吃明天,借着各种理由拖着不走,做出机票改签、计划延期的决定,好不容易要走吧,他还想带一些,你总不能让客人掏钱吧。所以,瓜熟了,做为磴口人你可得长个心眼,你的客人到底是惦记你还是惦记你的瓜,主要是你还得惦记你兜里的钱,这个季节接待费总是要超预算的。

华莱士节----磴口人的传统节日

又是一年的7月28日(此文写于年,因种植科技含量的增加,华莱士开园期提前,华莱士节从年改为7月18日开幕),磴口人的华莱士节如期开幕了,华莱士节已历经二十四届,年复一年,雷打不动,已成为磴口人独有的传统节日。

想起年首届华莱士节,那时我还是青春年少的政府办小秘书,对应文化口。那时还没有社会服务组织,一切亲力亲为,演员是通过领导的关系请到的内蒙古著名的艺术家,属半义务性质的演出。我从呼市接回演员后,这些艺术家以非常严谨的态度调试音响直至后半夜,最后我就成了睡在露天舞台的下夜人。一天我在央视的《中国好舞蹈》节目中看到当年来演出的内蒙古直属乌兰牧骑舞蹈家奥登格日乐,已成为中央民族大学的舞蹈教授、博导,为她的学生助演老额吉(母亲),一举手一投足尽显慈祥沧桑,台下的评委郭富城、黄豆豆们折服得连喊大师。

回想起来我参与操办华莱士节有七届,最难忘的是在县委办工作期间的五届,负责主席台的布置、座次安排及礼仪、表演的衔接调度。主席台上二、三百人的座次是万万不能乱的,难的是台上人员复杂,有行政领导,有投资商贾,有衣锦还乡的磴口人,让每个人都得坐得到位,坐得满意。更难的是很多贵宾到前一天的晚上还有变动,临时决定不来的、来的,或派下属代替来的,原计划好的座次就要重新打乱,临时赶制座签、重新编排座次……总之,通宵不眠才能换来第二天主席台的稳妥。但第二天是顾不上累的,眼睛盯着开幕式的每一个议程,生怕哪一个环节出错,悬着的心不到宣布闭幕的那一刻是不会放下的。记得有一年开幕式礼炮不给力,彩条打不到高空,我恨不得一个跟头翻到楼上往下撒。

说起华莱士节,每一个磴口人都充满了感情,当年社会上兴起办节热的时候,各地也曾涌现出了这节那节,但过不了几年也就偃旗息鼓了。而磴口的华莱士节就如磴口的华莱士瓜一样,不是哗众取宠,而是以其独特的品质和底蕴历久弥香,深深地融入磴口人幸福的生活,融入外地朋友们甜蜜的梦中。

父亲的背

童年的时候,河套地区大面积种植小麦,麦垛堆满了生产队的场面,及时的打小麦上交公粮成为头等大事。

打小麦用河套的土话叫打场,是个技术活,所以要挑选技术好的农民,父亲就是其中之一。由于这是一项重要工作,所以待遇也非同一般——中途休息的时候,生产队会提供一袋子西瓜。有了瓜,就会出现我们这帮馋嘴的孩子,每到休息吃瓜的时候,我们就假装找自己的父亲腆着脸凑过去蹭瓜吃。

打麦场真是童年的乐园,被石头磙子碾轧过的麦草发出黄灿灿的光泽,柔软得像缎子一样堆积如山。过完了“瓜瘾”的我们冲入麦草堆里翻跟斗、捉迷藏、爬山,玩得不亦乐乎,一直等到大人收工跟着各自的父亲回家。

我和父亲回家的时候已是繁星满天,别人到收工的时间扔下工具就走,父亲却要做收尾工作。作为建国前全村唯一的省立师范的学生,父亲曾有自己意气奋发的青春时光和不可限量的美好前景,但命运的叵测却让他辗转一圈后回到村里成为了被改造的对象,岁月的磨砺已经让他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个地位低于普通农民的农民。

最后一个收工的父亲背着我走在崎岖的小路上,远处的村里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煤油灯火,寂寥的旷野只有我和父亲。我搂着父亲的脖子依偎在他的背上,看着满天星斗有一搭没一搭问着奇奇怪怪的为什么,父亲的回答如徐徐的夜风舒缓温暖,父亲的背如舒适安逸的摇篮让我进入了梦乡。此刻的父亲内心是幸福的,命运的悲催、人生的屈辱都在九霄云外,脚下的路是坎坷的,但是他的儿子却有一个平稳安全的背正在做甜美的梦。

——献给父亲节!

北京北京

多年前,朋友的母亲去世,我前去吊唁,朋友回忆起母亲的一生坚强勤俭,在逆境中拉扯儿女艰难度日,并把他们一个个培养得学有所成。成年后的儿女们对母亲千般尽孝,赤诚反哺,也让母亲度过了一个幸福的晚年,只是有一件事让朋友反复慨叹,遗憾万分:没来得及领母亲去一趟北京,看一看她老人家非常向往的天安门。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我决定带母亲去一趟北京!

这时我才感觉到对母亲的疏忽,总以为给她物质上的满足就很孝顺了,深潜于她老人家内心的世界我却很少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