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和宫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昨日之日下每朵花都开在她恰好的时候 [复制链接]

1#
北京哪个医院有白癜风专科 https://yyk.39.net/bj/zhuanke/89ac7.html

的夏天都要来了,这篇记录的文章也终于在无限的拖延中转变成了回忆过去,始终不愿动笔,一方面是仍旧对那段时日心有余悸,一方面是总觉得需要一个清晰明白的收束和认知。但事实上如同大多数事一样,完成都比完美更重要。

年的1到8月,我作为一个湖北人在旋涡深处见证了那场影响很多人生活的事件,它直到如今也没有过去,正如同我的,注定会给我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总结我的,我觉得吧,那是我的劫难。乌云一层一层的压下来,不疾不徐,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一起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那时候,我很多次都觉得自己是一条溺水的鱼。

我不想单纯论述坚强,也不想保持做一个“正能量”的人,我们的教育讲述了太多坚强,却没人说软弱。何谓人情?喜、怒、哀、惧、爱、恶、欲。愈是害怕,愈要去看。

简单来说,那时候我遇到了一些事情,各自分散又汇拢,压在心头,争做最后一根稻草。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俗套又无奈的那么些事,但是我不想云淡风轻的说当时的情绪只是矫情,也许很多年后我会更加熟稔去面对一切的不尽如人意,但那也是过去那些难熬的日子的功劳。没有人会突然长大,这条路,走过去了,才明白实实在在的不易。

挑一件能说的,便是毕业季所有人不得不面对不得不挣扎的“就业难”。九月返校,带着茫然带着恐惧参与一场场无声的较量,有人说:“你就不要再想别的,专心找个好工作吧”,但是找工作这事,确实不是一个解压的好方法。

不同于互联网、金融等热门行业暑期早早开始的秋招,石油行业的招聘高峰实实在在是在深秋。九月的宣讲会,拥挤的人群来来往往,少有现场面试的紧张,大多数是卖力的宣传和无数个挑挑拣拣的疑问。三桶油聚焦了大多数人的心思,即使零星有几个早早开始的石化行业的面试,大多会先问一句三桶油招聘什么时候出结果。刷了无数次的各种各样的招聘网站,改了一遍又一遍的简历,一封封的邮件一次次的性格测试,了无音讯。印象最深的,是在东教等海油的那一个下午,守在门口希冀着会有一个面试的机会,推开门却发现教室已经空了。现在回想那段时间的心情,有点像翠翠等傩送:“这个人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九月十月是最灰暗难熬的一段时光,重重否认,层层质疑,心情压抑到极点。还记得九月初和我爸说现在是我的人生低谷他安慰我到底就该反弹了,但是后来才知道到底还会低位震荡,长长久久望不到尽头。至今我想起那时说的“我今年就没有遇到过一件好事”仍旧忍不住心酸。我那时候很爱找人聊天,我想我可能骚扰了我所有能骚扰的朋友,聊很多事情,听他们说很多事情,在此郑重感谢曾经陪伴我的朋友们。食不知味、梦魇、失眠、魂不守舍,甚至一度听他人事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得了抑郁症,然后一次次安慰自己“还不至于还不至于”。我听了很多的安慰和建议,安慰大体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事情确实就是这样的理智派,第二类是事情不管是怎么样你干脆就认定是这样你心里好受就行了的情绪派,建议基本就是不要想了找点事忙起来就好了。简单来说,有效也无效,情绪发泄出来会好很多,转移注意力会暂时缓解,但是压力如附骨之疽,源源不断,坏情绪是个戒断反应,时时发作,次次痛苦。

那怎么办呢?没办法呀,熬着。苦难是一场疾病,良药能辅助,最终还是靠自身免疫力。痛是真的,承认疼没有什么丢人的,不用为自己的软弱愧疚。我好像回到了考研的时候,努力去看向前方,一次次在崩溃中修补自身。我一次次的看那时候留下的文字,让三年前的自己安慰现在的自己。正如我现在写下我此刻心情,去关怀未来的我自己。

我花了很多时间去安抚我的心,接受我不能接受的事情,理解我预想不到的情况。我探寻了很多办法,这里略记一二对我有用的,以供大家参考。

第一,和朋友聊天。随便聊什么,旁观者清,自己钻的牛角尖别人比较容易拉出来。再不济,话说出来,心里的闷气也泄了。

第二,热爱生活。心情不舒服的时候我特别喜欢去街头溜达,那时几乎每晚我都骑车绕着城区主路晃荡一圈,车流不息,学生来去,大爷大妈快乐的扇子舞,遛弯的狗狗迈着小碎步,栗子摊前长长的队伍,生活本身就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在这里要点名谢谢东操偶遇多次的小刺猬波克比,遇到你让我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童话故事,让我回想起那些柔软的时光,让我重拾惊喜和期待。还有《脱口秀大会》,让我听到了很多有趣而有哲理的段子,使得我至今坐2号线脑子里都忍不住回荡起李雪琴的“日复一日圈复一圈”,还有应运而生的“裹点薯条工作室”。

第三,接受情绪。我在校园角落跳绳的时候,偶然见过几场悲欢,世间事总是大同小异。而我印象最深影响我最大的一些话,来自于小潘和小王同学,真的特别感谢你们分享你们的心里话,让我明白我不是一个人,让我能够安心接纳自己的情绪,释怀心中的不甘。这年头,好像有情绪是个坏事情,搞得难过的时候还得不停质疑自己怎么这么软弱,又是一个新的恶性循环。这也是促成我分享内心想法的原因,我希望我的情绪,可以给某些人一些支持,你不是一个人,大家都会这样。先接纳情绪,接纳自己,再慢慢和自己和解。

第四,借取前人的力量。高二的时候偶然听谈老师提到她以前一个学生总会在早上大声背诵《逍遥游》,后来发现这确实是个好办法。文字是有力量的,特别是那些千古传诵的文字,念诵总让人安心。我在跑步时背过《蜀道难》,在山巅背过《春江花月夜》,在梦魇时背过《岳阳楼记》、《赤壁赋》和《正气歌》,千古豪气壮志在胸,别的事,都小下去了。心经有云“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佛家说世间烦恼都源自“我执”,先将目光从自身移开才能真正解决心中疑惑。

我不喜欢等待,或者说我不喜欢翠翠那样单纯的等待,翠翠是朵娇弱的花,灵动而无力,前半生依附于爷爷后半生寄希望于傩送会回来。正如我曾经一度不喜欢林黛玉隔三差五顾影自怜一样,我最爱的史湘云身世悲惨有过之而不及,却开得像芍药一样肆意。面对同样的失去和困境,我欣赏斯嘉丽“明天又是新的一天”的自我安慰和“我明天再去想个办法重新得到他”的自信。下半年我只重读了两本书,余华的《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对比与前者对命运的无能为力,许三观面对困境一次次卖血支撑更让我动容。我想做一棵树,享受阳光雨露,也能迎接疾风骤雨。

的下半年我思考了很多东西,关于过去,关于家庭关系,关于未来。和我熟悉的人大多知道,我一直很想留在北京,一直都很想,仅仅是因为我喜欢它。我痴迷于这座城市浓厚的历史氛围,眷恋于多年来熟悉的园林山野。我从小生长于一个18线小城市,10岁来北京旅游,那是第一次去到真正意义上的大城市,我至今仍记得在定陵听导游讲明神宗的故事,那是最早开启我对历史兴趣的事情,也是从那时起,我从郑渊洁转向了各种历史故事。毫不夸张的说,北京是我心里永远的白月光。

但最终我没有选择留下来。人的想法是很有趣的事情,有时候一颗种子发了芽,就再也遏制不住了。我在十月十一月经历很多迷茫,我追逐于各种机会,在喘气的间隙里思考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我也遇到了很多否定,一遍遍告诉我在痴人说梦。我那时候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因为各种事,我反反复复的问自己“为什么”,又反反复复的问自己“真的是我的错吗”。我刷了很多套托福托业题,不放过我能投的任何一家单位,做了很多测评,去了很多面试。那时候我心里憋着一口气,我想看看我到底能走到哪里。尽人事听天命,你不拦着我,我就往前踩两脚。

11.08,我至今记得那一天,我在东教刷题,我认识了十九年的闺蜜突然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